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政务公开   方志撷英   燕都风物   志说北京   京韵视听   图像北京   区县概况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 >>方志撷英 >> 民俗风物
模式口的旧时民居
发布时间:2009-03-02 15:23:23 信息来源:翟连学 

    模式口的民居,多以不太标准的四合院的形式建造,民居大多沿古道分布,现在保存较为完好的共有九处。旧时李家四座:李垣一座、李增一座、李墉一座、李均一座;薛家三座:薛才智一座、薛才慧一座和薛才义一座;另外还有仲家一座,马家一座。
    模式口村的四合院依山麓古道而建,没有京城四合院那样轩敞,但合理巧妙地利用地形建造住宅,就成了模式口古老民宅的一大特色。89号院、71号院、69号院,就不同程度地体现了这种特色。
    89号院,位于村西路北,现存房屋的历史约有120年。院首为七间东西排开的南房,旧时设有两个街门,皆为屋宇式如意门。一门走人,设在七间南房的正中间,是西部院落的东南角。一门走车,设在东边院子的东南角。因东南角为八卦中的“巽”位,巽主风,所以有人就把这个大门叫做“风门”了。中间院门的下部,有两块铁饰,铁饰上遍布铆钉,组成了一个如意浪花的图形。院门前,有一对保存完好的抱鼓石,左右鼓芯各雕麒麟和瑞树,树屈曲而上,栩栩如生。鼓帮及鼓墩处雕有卷草花卉。
    进入门廊,在正脊侏儒柱两旁的东西山墙处,有彩画四幅,绘八仙过海故事。在二道檩与檐檩之间,又有四幅彩绘,其中三幅已褪色。一幅仍清晰可辨。上绘二马,一马后腿屈曲,卧于草野上,前左腿正在伸直,将上身抬起,头向右后侧高高扬起,似听到了什么动静。一马站立不动,头微昂,似注视着另一方向的平岗曲阜之上。二马之间绘一垂柳,远处是一片低坡,通过远近对比,烘托出一个平远来。在五架梁与三架梁的两山相对处,绘有松云图。其余壁画,磨灭不清。
    走出过道门廊,是一座精美的跨山式花雕影壁。在影壁处,整个院落被一个南北设置的屏门分割成东西两个跨院。由此西行四五步即为西院的第一层院落了。两间东房,一间为门房所住,里面一间,便是主人的书房,旧时镶于壁上之书橱,依旧静静地立在那里。
    由此往后,便是用花雕装饰起来的二层院落的屏门了。屏门设在院落的西部,左右前后皆有精美的砖雕。屏门作成硬山垂脊的小门楼式样,由于年久失修,顶部雕塑皆已脱落,只留过木,上面胡乱地盖了些散乱的瓦片,用来保护半已糟朽的过木。据主人讲,在屏门内,旧时有影壁,木质,内外皆有彩绘。人们进入内院,必须绕屏风而过。
    屏门设四级踏道,因此二院也就比一院高了四级踏道的高度。二院内,有东西厢房各三间,三间正房,高大宏丽,大式硬山清水脊,正脊两起翘,呈蝎子尾状。正房四步“踏道”,是本院的核心部位。檐檩下,有小型箍头彩画,仍清晰可辨。
    三间北房的东侧,为一屋宇式过道门,直通后层院落。因沿山而建,三进院落的地面与正房屋檐等高,必须拾级而上。后院原只有碾房、风车房和磨房。后又盖了五间北房,成了名副其实的后罩房。
    由此返回影壁处,在南北向的墙洞上,旧时有一屏门,屏门上装有折叠式木门四扇,现门扇已无。由此入门,即进入了东跨院。院子原有西房五间、牲口棚二间。东部原为垣墙一道,旧时是主人畜养牲畜,堆放燃煤之所。
    院内老房,都是四梁八柱的五架抬梁式木构架。屋墙是用青砖砌起垛子,垛子用磨砖对缝的方法砌筑,垛子中间的前后墙体,用普通山石垒砌,青灰或白灰膏加江米汁灌缝儿。屋前的墙体用青灰将石缝儿勾成虎皮石纹样。后墙用白灰或青灰罩面,称为棋盘心墙体。墙体厚重,挡寒避暑,效果良好。
    屋面用页岩作为石片儿。在椽子上方,用石片儿充当望板,灰土苫背,再覆之以石片儿。上加瓦垄灰土压住石片儿,使之不滑动。此屋面寿命长,不吸水。即使是连阴天,屋顶的重量也不会有过多的增加,比瓦实惠得多。
    旧时在百寿图影壁前,有一个大琉璃鱼缸。两侧立两棵夹竹桃。西院西房北山墙处,原有榕树一株。七八十年前,时逢宅内喜事,一盗扮狗入院行窃,被家人发现,攀此树出逃。为了安全,砍倒此树。二院中间,有六盆大石榴。“天棚、鱼缸、石榴树”为旧时街中盛景,鱼缸和石榴树皆已应验,而天棚却未见其详。
    旧时一到夏秋之际,院中或鲜花满树,或硕果累累。晚饭后,老人们口品香茗,忆起往昔之事,谈笑风生;看着盈树的红花,子侄们来回地奔忙,孙男第女尽情地嬉戏、玩耍;偶闻路上驼马的嘶鸣及牵驼人的喝喊,可谓是尽享天伦之乐了。
    模式口71号院,原是民国时期直隶河北省议员李堪(字雅轩)的哥哥李垣的私宅,现西房和南房为李垣的长孙李涛(李达林)居住。原有南北房各五间、东西房各三间,是一个超出了规制而又依照四合院的样式建造的院落。
    从街心看去,五间南房的整个后墙身,都用整砖砌就,找不出一块半头砖或是“七分头”,与街上流行的“棋盘心”墙体,形成鲜明反差。屋脊共起四翘,皆作蝎子尾状,中有精巧别致的盘肠脊花雕饰。
    在五间南房的东面第一间开有屋宇式如意门一间。四梁八柱,为五架抬梁式建筑。青砖砌筑墙体,用双桷排架起门廊顶部,门额上图案为桥栏状浅雕,雕镂简古,色彩平和,显得简洁、凝重。街门下部,镶有密钉如意瓶式铁质花饰。门枕石上雕刻瑞树花卉。在门枕石的前方,原有六步条石踏道,两边泊岸台上原种有榕树和槐树。
    正对屋宇式门道处,有跨山式雕花影壁一个。由此西行而北折,即步入主人的四合院了。在四合院的中轴线上,有一屏门,屏门将这本来就是一进的院落,分割成内外两个小院落。外院只有五间南房及一个条状院落。进入屏门,就是主人的内院了。
    院内的东西房,皆在北山墙上开有风窗,风窗呈上圆下方状,上部用青砖起券,下部为方形,反映了国人固有的“天圆地方”的传统思维方式。主人居住的西屋,保存着盘肠窗棂。在盘肠的窗棂四角,有四个“蝙蝠”,捧着一片盘肠,象征着主人祈求福佑的美好心理。
    五间北房在挑檐处起飞子,因而使前廊显得较为宽大。正脊的两端,各雕三个巨大的向日葵。正房前五级踏道,顶部是条石铺砌的“丹墀”。
    旧时步入街门,在雕花影壁前,有一鱼缸,缸中不养“锦鳞”,却栽有一缸丛茂的“河溪柳”,缸旁有夹竹桃二株,“桃、柳”掩映,从而显示出主人不同凡俗的审美观。院中的四座房屋,皆有甬路相通。甬路的旁边,有应时花卉。旧时一进屏门,有二株西府海棠,属名贵花种。再向里夹道两旁有夹竹桃、迎春、紫薇、石榴等,皆隔甬路两两相对。西房与北房夹道处,有丁香一株,东屋北端有枣树一株。每逢花开结果之时,海棠万紫千红,惹得蜂蝶起舞;丁香满院飘香,引来雀鸟高歌。加之石榴垂锦、瑞枣缀红,老人闲坐院内,子孙绕膝,临香品茗,望着枝头繁花交映、瑞果飞彩;听着鹊噪枝头,莺唱繁荫,手抚孩子们可爱的颜面,忆起旧时的往事,谈着世事的沧桑,天上人间,不过如此了。
    李家是当时模式口地区地位显赫的家室,自此向东的连续三个院落,旧时都是李家的私宅。在李家的私宅中,69号院李遇林先生的五间北房,算得是模式口地区最为宏丽的居室了。
    在这里,北房雄踞群舍之中,为前出廊后出厦的房子,前后皆为重檐。前檐柱距屋身前柱90厘米宽,檐柱下,满铺条石,为一片宽阔的“丹墀”。“丹墀”下有五级踏道,皆条石砌就。两侧的搏风板异常宽大,且皆是用大青砖磨制镶嵌而成的。可见建筑此房时的规格之高,用料之精。
    在廊柱中间,旧时封门保留着原始的格局。这里用长隔式隔棂板,将整个墙面分隔成四部分:即左右固定板墙部分,两侧可开启半固定板墙部分,外部封门部分和上亮子部分。封门设为内外二层,外层为一单扇可开启式板门。为平时进出时用,门两旁为两块可以上下锁定的半固定式长式户棂板,下部是有着简易木雕的板壁,上部为井字变杂花的镂空棂式板壁;内部为四折井字变杂花的棂式屏门,平时只开启中间的两扇,而两边的两扇平时为锁定状。据李涛先生介绍,当有“白事”之时,才开启两旁锁定的板壁及室内的另两扇锁定式屏门。
    室内地面,原铺以“金砖”,上涂桐油。擦拭干净时,地上可返出人影。
    明清时民宅,只有五品以上官员的府第,方能用五间正房。而模式口地区的正房多为五间,这不能不说是超越旧时代“规矩”的“大胆做法”。
    模式口地区的民宅,有的将三层院落按阶梯状分布,从而产生了错落有序的阶梯状三层院落。但他们用条石踏道对院落进行自然抬升,当你登上几层条石时,院落已经进行了自然的抬升,但如果不注意,您并不会有拔高的感觉。这种方法,把本来不“平等”的地面,进行了巧妙的融合,使人们生活在自然与和谐之中。
    它们还多沿古道分布,朝向也不像京城四合院坐落的那样正。但当你步人院落时,那一种京城特有的“方正”感,就会战胜你在街上行走时的“磁偏角”,使你的眼中、心中,又找回了那一种方正,那一种棱角分明的感觉。模式口古老民居中的四合院,你是古道的“骄子”,你也是古道上的“灵魂”。
上一页: 上庄村怀旧 下一页: 石景山下永定河

  精彩图片推荐        
    热点文章推荐
机构设置 | 事业简介 | 政务信息 | 法规文件 | 志鉴人物 | 主任信箱 | 志鉴论坛 | 留言版
Copyright www.bjdfz.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京ICP备170462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444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88号北京市方志馆 邮编:100021 电话:8766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