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方志撷英   燕都风物   志说北京   京韵视听   图像北京   区县概况
 
最新信息: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 >>燕都风物 >> 最新信息

北京的城门之战及影响

作者: 万安伦
发布时间:2011-10-25 17:03:58 信息来源:《北京地方志》2011.03 

    现代战争与城垣城门之间好象没有什么关联,城垣城门对于攻守双方的作用和意义可以忽略不计。但在冷兵器时代,城垣城门对于战争是至关重要的,城垣城门是对战争进行最有效攻防的物质屏障,同时也兼有对内进行有效统治和管理的功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实际上是另一种形式的战争。北京城从建城的那一天起,其城垣和城门就与战争深刻关联。北京的城门之战,有发生在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也有发生在不同民族之间以及不同国家之间的,形态不一而足。具体考察北京城门之战及影响,可以让我们从另一个视角洞察北京乃至中国近千年来的历史演进,从中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文化启示。
    一、北京的城垣和城门
    北京城门随着城池的发展变化而变化。北京城是先人们沿着太行山麓海拔50米等高线从渔猎游牧到农耕定居的杰出选择。西面北面是怀抱式的山峦,东面南面是广阔的平原。中间有永定、潮白两河冲流,是极适合人类大规模聚居的吉壤。梁思成说,“选择这个地址的本身就是我们祖先同自然斗争的生活所得到的智慧”(梁思成等:《名家眼中的北京城》)。从西周燕国的蓟城算起,北京已有近三千年的建城史。从1153年金人迁都燕京改名中都开始,其间除去明初和1928年后民国的短暂时间,北京的都城史有782年。从金迁都以来,北京城有五次较大规模的改建和重建,北京的城门也相应发生了一些变化。
    金人迁都中都,这座城市的地位和作用迅速攀升,为了适应新的形势,需要提升城市的攻防能力和容积率。金中都城,在辽南京城的基础上扩建而成,除北城墙保留不动,其他三面各向外扩展了三里,以现在广安门为中心,形成南北4.5千米、东西近5千米的城池。城墙较前也加高加宽加厚。四面城垣共开13个城门。南垣从东到西是景风门、丰宜门、端礼门3门;北垣从东到西是光泰门、崇智门、通玄门、会城门4门;东垣从南到北是阳春门、宜耀门、施仁门3门;西垣从南到北是丽泽门、颢华门、彰仪门3门。今天仍然保留下来的丽泽桥、会城门地名就是金中都的城门名,只是前者位置偏西,而后者偏南了。这是北京城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改建。
    元大都,完全废弃了已被烧毁的金中都,只是利用了金朝皇家郊外的琼华岛离宫(今北海公园的白塔一带),在老城东北圈地重建的新都城。新都城的营建始于1267年,是模仿汴京城,按《周礼•考工记》“左祖右社”、“前朝后市”营建的。城四角大致分别在今建国门、复兴门、北航东南角外、北京服装学院东北角外。建国门古观象台是元城垣的东南转角楼遗迹。四面城垣共开11门,是刘秉忠按“三头六臂两足”的哪吒形象设计的。明初张昱写到:“大都周遭十一门,草苫土筑哪吒城”,因此北京有“哪吒城”的旧说。“三头”是南垣三门:文明门、丽正门、顺承门;“两足”是北垣两门:安贞门、健德门;“六臂”是东垣的齐化门(今朝阳门)、崇仁门(今东直门)、光熙门(今光熙门城铁站南)和西垣的平则门(今阜成门)、和义门(今西直门)、肃清门(今蓟门桥南)。这是北京城第二次较大规模的改建,实际上是完全重建。这次重建,是为了适应元朝重心南移的政治统治和军事斗争的需要。
    明清北京城,是在元大都基础上经三次改建而成的。这三次改建都发生在明朝。而且这三次改建最根本的目的和最直接的动因,都是为了加强城防能力,适应战争需要。
    1368年,明将徐达夺取大都,更名北平。为使城防更加紧凑,兵力布置不至于太过分散,防止北逃塞上的元顺帝卷土重来,便将城墙北垣南移5里,至今安定门、德胜门一线。这样就将元大都东西城垣最北端的光熙门和肃清门抛出明城范围了。城门从11门减为9门。从此“内城九门”成为专有名词。这是第一次改建。
   “靖难之役”后,1403年朱棣登极,当即决定迁都北平,下诏改名北京,1406年起开始大规模营造北京城。改土城为砖城;重建宫城(紫禁城)和皇城;开拓南城,将城池南垣南移800米至今前门大街一线。城门仍为9门,南垣三门:崇文门、正阳门、宣武门;北垣两门:安定门、德胜门;东垣两门改名为朝阳门、东直门;西垣两门改名为阜成门、西直门。午门、神武门、东华门、西华门是紫禁城4门。在内城和紫禁城之间,还修了一道皇城,南北东西各开一门,为承天门(今天安门)、北安门(今地安门)、东安门、西安门,是为皇城4门。这第二次改建,历时15载,对于皇帝而言,北京城变成了由三层完全闭合的砖城构成的安全堡垒,真正堪称“固若金汤”。1421年,明廷正式迁入规模宏大、精美绝伦、气象超凡的新首都,号称京师。
    第三次改建发生在明中叶嘉靖年间。为加强京师防御,计划在内城5里之外加修一道外城,北面准备利用已废弃的元土城北垣包砖。由于南城已聚集大量百姓,因此1553年开始先修南城。但是很快国库就空虚了,其它三面只好放弃。于是就有了倒“凸”字状的城池。1564年完工的新南城是为外城,共开7座城门:外城南垣居中为永定门,规制最高,左侧为左安门,右侧为右安门;东垣为广渠门;西垣为广安门;北垣连接内城的东西两侧开东、西便门。这就是北京的外城7门。至此,北京城“内九外七皇城四”的城门格局最终形成,再加上紫禁城4门,共有24个城门。
    清军入关攻陷明京师,对北京城的格局未作大的更改,这一方面反映了满人对汉文化的遵从,但另一方面又在内外城搞旗民分治,表现出对汉人的歧视。
    1926年,为打通外城和内城南北新华街交通,在内城南垣宣武门西边增开兴华门,因易与南海新华门混淆,不久改名和平门。日伪时期,为打通长安街一线东西交通,在东西城垣两侧各拆出一个包砖豁口,东曰启明门,西曰长安门。抗战胜利,1945年11月9日二门分别改名建国门和复兴门,取意“建国一定成功,民族必定复兴”。
    随着城垣城门与现代战争关系的疏离,加之其对现代交通的不利影响,北京的城垣和城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基本被拆除了,只留下前门、德胜门箭楼、内城东南转角楼及其至崇文门的1.5公里的残城墙等为数不多的遗址。北京的城垣城门逐渐远离我们的生活,与之一起远离我们的,是对于战争和历史的记忆。现在很多人对城垣城门的认识仅仅局限于古建遗存和旅游景观,而对于其最根本和最原初的战争攻防意义,认识越来越淡,也越来越模糊了。
    二、发生在辽南京、金中都、元大都城垣城门的三次大战
    发生在辽南京、金中都、元大都城垣城门的三次大战,意义影响十分突出。
   (一)辽宋高梁河之战
    辽元亨元年(979年),辽南京北垣城门外的辽宋高梁河之战,宋攻辽守,宋军大败。此战打乱了宋统一的步伐和进程,为宋朝数百年与外族的战争确立了恶劣的开端。
    后唐节度使石敬瑭为取得契丹支持,割幽、云十六州给契丹,辽太宗会同元年(938年),改幽州城为南京,作为辽王朝的陪都,南京成为辽南部的政治和军事重镇。公元979年旧历五月,宋太宗赵光义率宋军消灭北汉,想乘胜一举夺占辽南京。大军未及休整,宋太宗即强令转兵东进,围攻南京。南京城被围,辽举国震动。辽景宗急调耶律休哥取代被围的耶律奚底为北院大王与南府宰相耶律沙率五院兵马驰援南京。两军战于北垣城门外高梁河畔(今西直门外高梁桥一带),耶律休哥部在耶律斜轸部配合下,用骑兵左右夹攻,耶律学古部亦出城参战,使宋军三面受敌,全线溃败,死者万余人。宋太宗乘驴车南逃。《辽史》在耶律休哥等人的列传中记载了这次战役:“乾亨元年,宋侵燕,北院大王奚底、统军使萧讨古等败绩,南京被围。帝命休哥代奚底,将五院军往救。遇大敌于高梁河,与耶律斜轸分左右翼,击败之。追杀三十馀里,斩首万馀级,休哥被三创。明旦,宋主遁去,休哥以创不能骑,轻车追至涿州,不及而还。”([元]脱脱等:《辽史·第八十三卷·列传第十三》)
    此次战役,宋军失败的原因在于进抵辽南京前已历经苦战,消耗颇多,又未得到充分的补充,部队的战斗力削弱很大,已是疲老之师。辽军则兵强马壮,特别是骑兵发挥了巨大作用。宋军重于围城而轻于打援,反陷重围,全军溃败。此战失败,对宋朝军事政治诸方面影响甚巨。高梁河之战是宋朝第一次大规模主动出击辽境的一战,也是宋朝为收复燕云失地做出的第一次努力,最后以失败告终。宋朝自开国以来经过势如破竹的统一战争,军队建立起的高昂自信,被高梁河一战严重挫伤。而辽军经过这次胜利便开始轻视宋人,并由此开始了肆虐的南侵,宋辽二十五年的战争真正打响了。该战影响所及,几乎成为北宋甚至南宋与外族斗争挥之不去的梦魇,不但打乱了大宋统一的步伐和进程,而且还成为整个宋朝与外族战争的恶劣开端和极坏典型。
   (二)金元中都之战
    公元1214年至1215年,金元中都之战在中都四垣城门外全面展开。元攻金守,元军大胜,攻破中都,并将中都烧毁,沉重打击了金王朝。金都南迁汴梁。
    公元1120年,宋联合已经崛起的东北女真族,组成宋金联军对辽作战,该战以金为主,金兵攻破辽南京城,烧杀抢掠,使其变成一座残破的空城。金贞元元年(1153年),海陵王完颜亮迁都至此,定名“中都”,同时设大兴府,参照已被他们占领的北宋都城汴梁城的规制,同时大肆拆卸汴梁城的宫殿苑囿和真定(正定)的潭园木料,在原“辽南京”城旧址上,开始大规模的新都城营建工作。北城墙保留不动,其他三面各向外扩展了三里。
    在宋、辽、金、夏不断混战之际,北方另一支更加彪悍的民族在“一代天骄”成吉思汗肩上雄起。金世宗完颜雍时期,曾恣意杀戮蒙古人,成吉思汗打着为祖先复仇之名,决意灭金。经过周密准备,1211年,成吉思汗自龙驹河(今蒙古克鲁伦河)誓师伐金,兵分两路,以钳形攻势大举攻金,开始了长达24年的蒙金战争。1214年旧历三月,集兵中都北垣城门外。《元史·本纪第一·太祖》载:“九年甲戌春三月。驻跸中都北郊。诸将请乘胜破燕,帝不从。乃遣使谕金主曰:‘汝山东、河北郡县悉为我有,汝所守唯燕京耳。天既弱汝,我复迫汝於险,天其谓我何。我今还军,汝不能犒师以弥我诸将之怒耶?’金主遂遣使求和,奉卫绍王女岐国公主及金帛、童男童女五百、马三千以献,仍遣其丞相完颜福兴送帝出居庸”([明]宋濂:《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金统治者感到中都受到蒙古的巨大威胁,破城是早晚的事,五月,决定迁都南京(今河南开封)。六月,蒙人以金朝迁都“违约”为藉口,乘金国人心浮动及斫答等杀主降蒙之机再围中都,以围城打援和招降之策,于1215年旧历五月踏破金中都城门。此战,蒙古军开始使用炮石攻城。由于蒙人当时还没有常驻中都的思想准备,大肆抢掠后,放火焚烧了这座金人苦心经营了62年的首都,大火月余未熄。
    在长达14个月的金蒙中都之战中,当破城条件不太成熟之时,成吉思汗采用了“合围打痛”、“遣使逼和”的战略和策略,既不给军队造成巨大损失和伤亡,又能从战争和心理两个层面给金人以重击。在金人迁都引起人心惶惶、特别是斫答等杀主降蒙等新情况出现之际,又果断把握战机,打着“金迁都违约”旗号,把战争的责任强加在金人身上,再围中都,并下定必克此城的决心,但却没有采用速战速胜的强攻战略,而是采取“围城打援”、“招降纳叛”等谋略,用了足够的耐心和智谋,终于在二次围城11个月之后,以最小的牺牲和代价夺得最大的胜利。此战影响甚大:其一,蒙人取得了攻打巨型坚城固垒的实战经验,特别是带有现代战争手段意味的炮石轰打手法的应用,为日后蒙元一统欧亚大陆锤炼了先进的军事技术;其二,攻陷金人国都,无论是战术意义、战略意义还是综合意义,都是巨大而持久的,给摇摇欲坠的金国以沉重打击;其三,在心理上给金人重创,让金人视蒙军如虎狼,此后金兵整建制投降和望风而逃者多不胜数,大量的投降倒戈加速了金统治的覆亡。1234年金国终于在“蒙古旋风”的多次重击下举国灭亡。
   (三)明元大都城之战
    1368年,徐达奉朱元璋之命北伐元军,展开明元大都城之战,从齐化门破城,攻入大都,元朝宣告灭亡。明统一全国步伐大大加快。
    1368年,徐达受命北伐,克河南、山东,沿运河北进,大败元军于河西务,一举攻破元大都东大门通州。元顺帝眼见明军势不可当,知道大都城破势所必然,于是匆忙安排监国守城,自己带着亲眷重臣夜半打开健德门北走大漠。他当时的小算盘是,如果大都守得住自己再回来,如果守不住他在大漠老窝积聚力量,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徐达率兵进逼大都城下,猛攻元大都东城各门,特别是在大都东垣的齐化门(今朝阳门)展开激战。徐达指挥明军从齐化门填壕攀城攻入大都城内,八月初二,大都城破,徐达坐镇齐化门楼,指挥大都围歼战,擒获元监国宗室及官吏等,元朝宣告灭亡。元顺帝逃到蒙古后,历史上称为北元。虽然他曾多次派兵攻打北京,但都被打败。
明元大都城齐化门之战,意义和影响都极其深远宏大。首先,其最直接的意义就是从军事和政治两方面宣告中国第一个长达200多年的外族统治时期的终结;其二,为刚刚建立不久的明王朝夺取全国胜利拔除了最大的障碍,大大加快了明王朝统一中国的步伐;其三,最值得称道的是,徐达作为明朝少有的文武双全的睿智将军,深知北京古城对于人类文明和中华文化的意义,入城后,他禁约士卒,不许侵扰百姓,不许烧杀奸淫,不许破坏建筑和典籍。“吏民安居,市不易肆”([清]张廷玉等:《明史·卷一百二十五·列传第十三·徐达》)。此后,除英法联军和八国联军两战外,北京城虽历经多次战争,但大的毁灭性焚烧却基本没有发生,徐达首先护卫京师的行为影响,功不可没。
    三、明朝京师城门之战无论胜负往往以悲剧收场
    发生在明朝城垣城门的三次大的战争,两胜一负,但令人不解的是,无论战争胜负,却往往以悲剧收场,这确实是值得人们深入思考的。
   (一)德胜门保卫战与于谦悲情
    1449年德胜门外京师保卫战,瓦剌攻明守,明军大获全胜,保全了京师,保卫了大明江山社稷。一年后瓦剌无奈放回被俘的明英宗,八年后英宗复辟,处死于谦。 
    明朝的边患一直比较严重。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阴历七月十一,也先率蒙古瓦剌部,进犯明边关重镇大同。专权弄朝的太监头目王振,认为如能率军出征得胜,则可挟威势进一步掌控朝政、压制百官,因此积极怂恿明英宗御驾亲征。结果在怀来县城以西土木堡被瓦剌军围歼,50万明军死伤过半,王振死于乱军之中,兵部尚书邝野等50余名高级将领遇难,英宗被俘。这就是明举国震惊的“土木之变”。噩耗传到京师,朝廷乱作一团,兵部侍郎于谦挺身而出,“言南迁者可斩也!京师天下根本,一动则大势去矣!独不见宋南渡之事乎!”([清]张廷玉等:《明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八·于谦》)主战派占了上风。明英宗唯一的弟弟朱祁钰被立为新君。于谦临危受命,他一面铲除王振余党,一面积极周密地部署京师防务,整编了京师残留军队和近地援军共22万,还动员民众将储存在通州的大批粮食抢运进城。他激励将士,要奋发忠勇,誓保京城。十月十一日,也先挟英宗直抵京师城下,于谦在九门列兵并在德胜门外布置伏兵,诱敌深入,也先中计,其弟“铁颈元帅”孛罗等万余瓦剌骑兵顷刻间灰飞烟灭。经过五天激战,瓦剌军又在西直门等处多次被击败。这时明朝大批勤王兵马将至,也先恐归路被断,趁夜拔营北遁,于谦领导的京师保卫战取得完全胜利。 
    京师保卫战是一次壮举,是于谦人生中的最亮点,于谦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民族英雄之一。这场恶战,粉碎了也先图谋中原的企图,避免了宋朝南渡悲剧的再次发生,保住了大明江山,保住了国都京师,保住了城中百万生灵,却没能保住于谦自己的仕途官位、身家性命。8年之后,这场恶战的最终受益者、昏庸而又残暴的明英宗朱祁镇,在“夺门之变”重登皇位之后,迫不及待地杀害了功在社稷、文韬武略的于谦。“谦死之日。阴霾四合,天下冤之。……皇太后初不知谦死,比闻,嗟悼数日。英宗亦悔之”([清]张廷玉等:《明史·卷一百七十·列传第五十八·于谦》)。“谦既死,……俄有边警,帝忧形于色”(同上)。1466年,于谦沉冤得到昭雪,后被谥为“忠肃”。“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是于谦人生的真实写照。   
   (二)广渠门之战与袁崇焕悲剧
    1629年,清军围攻北京城,主战场在城东广渠门外,袁崇焕等统帅的明军获胜,保卫了京师及明王朝的暂时安全。
    广渠门(俗称沙窝门)是京师东垣的战略要门,它在历史上出名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它与袁崇焕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明崇祯二年(1629年)十二月,皇太极率清八旗军攻打京师,又一场京师保卫战在德胜门、广渠门、左安门、永定门外展开。为解京师之危,蓟辽督师袁崇焕仅率九千骑兵,日夜兼程,在友军祖大寿等的有力支持下与清军数万人在广渠门外展开了浴血野战,双方激战10个小时。清军一度攻至城门濠堑下,袁崇焕舍命死战,中箭甚多,“两肋如猬,赖有重甲不透”。城内二万京营看到战局开始向有利于明军的方向好转,也出城参战,清军大败,单单退入冰河内死亡的就有几千人。明军获得少有的重大胜利。为袁崇焕作传的清朝学者评价:“我大清举兵,所向无不摧破,诸将罔敢议战守。议战守,自崇焕始”([清]张廷玉等:《明史·卷二百五十九·列传第一百四十七·袁崇焕》)。由于京营官兵参与了这次胜仗,便开始吹嘘清兵如何不堪一击,崇祯整日被这些言语包围,多次严令袁崇焕深入进军。袁崇焕深知清军实力,不敢贸然答应,皇太极趁机使用“反间计”,崇祯将袁崇焕“磔于市”。袁崇焕被害后,其部下佘义士“夜窃督师尸”,葬于东花市斜街,并世代守墓。抓捕袁崇焕,还引发了祖大寿兵变。当时,“大寿在旁,战栗失措,出即拥兵叛归”(同上)。
    广渠门之战带来的正面的影响和有利结果是,暂时保住了首都京师乃至明王朝的安全,但负面和不利的影响却也不容小视。其一,小胜之后的争功闹剧,让明朝内部出现严重的不团结状况;其二,眼皮子底下的广渠门大胜,给明朝上下朝臣特别是崇祯皇帝以强大的虚假感觉,以至于他们错误地认为清军不堪一击,袁崇焕可有可无;其三,崇祯帝刚愎残忍令诸多将士心寒,京营的吹嘘狂妄和打击异己的恶名也迅速远播,一场胜利换来大明王朝的众叛亲离,从此许多援救京城的勤王部队不再舍命狂赶,往往迁延观望。《明史•袁崇焕列传》这样作结:“自崇焕死,边事益无人,明亡征决矣”(同上)。可见,广渠门之战的胜利,是袁崇焕死亡的重要诱因,而袁崇焕之死又是明朝灭亡的重要原因之一。袁崇焕的悲剧既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明王朝的悲剧。
   (三)农民军破城与崇祯悲哀
    1644年,李自成攻破京师,从德胜门入城,崇祯帝在景山老歪脖树上自缢,明朝灭亡。
    明王朝到了崇祯时期,已是病入膏肓,内忧外患,交相逼迫,山河摇摇欲坠。外有满清虎狼之觑,内有李自成、张献忠等风起云涌的农民大起义。1644年三月十五,李自成夺取居庸关,直抵昌平。三月十七,兵临京师城下。崇祯皇帝召集群臣询问救国良策,众人鸦雀无声。三月十八正午,农民起义军总攻开始,一声号令,火炮齐发,震耳欲聋。黄昏时太监曹化淳打开彰义门迎降,德胜门、西直门、平则门很快被攻占。崇祯亲自“鸣钟集百官,无至者”([清]张廷玉等:《明史·卷三百九·列传第一百九十七·流寇》),这个朝代已经烂透了。十九日晨,太监王相尧以宣武门、兵部尚书张缙彦以正阳门、戚国公朱纯臣以朝阳门迎降,北京全城陷落。崇祯帝自缢景山。三月十九日中午,李自成由牛金星等文武官员陪同从承天门进入大内。
    该战影响极其深远,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覆亡了276年的大明江山社稷。而京师被农民军占领,在农民军、吴三桂、满清、明朝残余势力之间引起一连串的链式反应,间接结果是满清入主中原。不久,中国开始了第二次少数民族全局性统治的满清时代。令人悲哀的是,崇祯到死都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他至死都认为明朝灭亡的原因是:“然皆诸臣误朕”([清]张廷玉等:《明史·卷二十四·本纪第二十四庄烈帝二》),并坚信自己是有抱负有才华的一代有道明君。
    四、清北京城城门之战将封建的中国推进半殖民地深渊
    十九世纪中叶始,西方列强依靠坚船利炮,攻打闭关锁国的古老中国,他们经常选择清朝首都北京作为重点攻击对象。
   (一)英法联军安定门之战
    1860年英法联军的安定门之战,清军不战而降,英法联军占领北京,并焚烧城外圆明园等,签订不平等的《北京条约》,中国殖民化程度加深。
1860年9月,英法联军攻入北京郊区,先后在张家湾、八里桥与清军激战,清军不敌。10月2日联军进抵北城安定门外,在安定门城外架起大炮,摆出一副决战的架式。咸丰帝逃亡热河,城里只有其弟恭亲王奕䜣主持残局。北京城头阴云密布,屠城的威胁随时可能会变为现实。此时联军还在城外大肆焚烧抢掠,悍然烧毁圆明园,大火持续两天两夜。清廷被迫与侵略军谈判,10月13日,守卫安定门的清军不战而降,“是日正午,清军开放安定门,恒祺等人延寇而入,联军数百名立时恃悍登城,猱升望杆,悬彼国旗帜,将清军炮位或掀落城下,或纳诸沟中。联军并安设夷炮大小四十六位,炮口届南向。京城北面城垣,东西长十里,亦尽被占据”(《清通鉴·卷二一七·清文宗咸丰十年(庚申,1860)》)。
    在英法联军武力威逼下,恭亲王代表清廷签定中英、中法《北京条约》,侵略军在北京抢劫近50天,11月上旬携赃离去。此战标志着中国继国门洞开之后,国都之门也无险可守了,中国完全成为外国列强刀俎上的鱼肉。中国的半殖民地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二)八国联军东垣城门之战
    八国联军攻打广渠门、东直门等东垣城门,四门皆破,并炮击多处城垣城门。联军占领北京城,签订不平等的《辛丑条约》,中国完全沦入半殖民地。
    1900年6月,八国联军发动侵华战争,6月17日攻占了大沽炮台,并很快占领天津,接着夺杨村、过廊坊、直扑北京。8月14日,攻到北京东垣城下,清朝政府军和义和团在广渠门、东便门、朝阳门、东直门东垣各城门外与八国联军展开激战。清军和义和团顽强抵抗,毙伤侵略军数百人,其中俄军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中将在战斗中被击伤。上午11时联军攻入广渠门,不久,东便门、朝阳门、东直门东垣城门尽皆失守,北京城破。8月15日,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和亲信仆臣,仓惶逃往西安。
    此战,八国联军重炮轰毁了包括正阳门在内的诸多城门,一年后清廷还上演了为迎接慈禧“回銮”在正阳门临时扎纸城门的闹剧。1901年(辛丑年)9月7日,西方诸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内容包括:赔款、绞杀义和团、惩办主战官员、平毁炮台、在北京至山海关铁路沿线驻兵、设“国中之国”的使馆区等。中国的主权进一步沦丧,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
    五、发生在皇宫城门的事变和战斗
   “夺门之变”、“癸酉之变”、“壬子兵变”是不同历史时期,发生在皇宫城门的事变和战斗,前两次发生在紫禁城城门,后一次发生在皇城城门。与一般战争发生在外围城垣城门不同,发生在紫禁城和皇城城门的事变和战斗,虽然规模和程度都远不及外围城垣城门的战争,但影响往往也是重大的和全局性的。
   (一)“夺门之变”
    于谦领导京师保卫战胜利后第二年,也先觉得手中人质明英宗已没有利用价值,而与明朝为敌,遭到经济封锁,马市贸易停顿,与己不利,放回英宗还可能引起明廷内讧,遂于1450年阴历八月将明英宗放回。代宗不肯让位,将哥哥英宗软禁在南宫。1457年明景泰八年正月,代宗病重,太监曹吉祥联合大将石亨等拥立当时已经失去八年皇位的太上皇明英宗复辟,他们推倒软禁英宗的南宫墙,拥英宗夺取东华门,入奉天殿,重登皇帝宝座。并如法炮制,软禁其弟朱祈钰,史称“夺门之变”,又称“南宫复辟”。英宗复辟后首先杀害了于谦等正直大臣。发生在东华门的“夺门之变”,特别是杀害对于京师和明朝有重大贡献的能臣贤将于谦,对明王朝产生了深远的不良影响。
   (二)“癸酉之变”
    1813年(癸酉年)10月8日,北京天理教首领林清令教徒200余人潜入北京城,攻打紫禁城东、西华门。起义军由太监高广福等经西华门引入紫禁城,守门官兵觉察后骤然关闭西华门,只有数十人闯入大内,义军不畏人少,杀奔隆宗门。“时诸皇子在上书房,次皇子绵宁闻变,立命进撒袋、鸟枪、腰刀,饬太监登垣以望。俄有手白旗,攀垣将逾养心门入者,绵宁发鸟枪殪之,再发再殪”(《清通鉴·卷一百七十·清仁宗嘉庆十八年(癸酉,1813)》)。此次绵宁的勇敢表现,为他成为日后的道光皇帝加分不少。义军火烧隆宗门,被从神武门赶来的禁军围困,腹背受敌,“教众不敌,出西华门奔匿”(同上)。“明日,京师大雨如注,官兵大肆收捕,教众歼获略尽,其通谋内监亦就擒焉”(同上)。10日,林清被诱捕,短短4天内700余人被屠杀。嘉庆帝在中南海瀛台审讯林清,林清沉默不语,被处碟刑。
史称“癸酉之变”的这场由天理教引发的农民起义震撼了整个华北大地,这次起义不仅在豫、冀、鲁等地打击了清廷封建统治,而且义军攻入了皇宫大内,使清廷感到坐卧不宁,危机四伏。
   (三)“壬子兵变”
    这是袁世凯为拒绝到南京就任民国大总统而策动曹锟发动的一次兵变,这次兵变焚毁了东安门等,孙中山和参议院等被迫同意袁在北京就职。中国刚刚萌芽的民主进程受到巨大挫折。
    1912年2月13日,孙中山被迫同意将南京民国政府临时大总统职位让给袁世凯,条件是袁世凯必须到南京就任大总统。袁世凯担心到南方任职会受制于革命党。为达到既当大总统又不离开老巢的目地,策动“壬子兵变”。
2月25日蔡元培、宋教仁、汪精卫、唐绍仪等组成的迎袁专使团抵达北京,26日拜访袁世凯,双方恳谈,欢宴。袁外表并未表现出拒绝南下之意,专使们对完成使命也甚为乐观,但暗地里袁却授意曹锟发动“兵变”。29日深夜,北京城内突然枪声大作,东安门外及前门大街闹市之中,枪声劈啪,火光烛天。变兵不但焚毁了东安门还破门突入专使行馆,“蔡元培等人有的未及穿鞋,匆忙逾墙逃入六国饭店避难”(侯宜杰:《袁世凯全传》)。此变迅即蔓延至通州、天津、保定各要邑。于是,袁乃以北方不安定为借口,婉拒南下。蔡专使等白面书生,惊魂未定,急电参议院和孙公,不敢相强了。这次兵变有“授意说”和“偶然说”之争,但结果却是又一次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进程,袁世凯在北京稳稳地做起了大总统,使中国刚刚萌芽的民主进程受到巨大挫折。
    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永定门和西直门。1937年8月8日,日军从永定门入城,全面占领北平,北平进入长达8年的日伪统治时期,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1949年傅作义投诚,北平和平解放,1月31日解放军从永定门和西直门分两路进城。不久,新中国决定定都于此,改名北京,北京城迎来新的生机。
    任何号称固若金汤的城池都是靠不住的。近千年来,在北京的城垣城门,曾经发生过数十次大小规模不等、形态各不相同的战争和战斗,以上是规模和影响较大的11次。这些战争和战斗的胜负直接影响甚至决定着这个城池、乃至王朝和国家的命运。
上一页: 北京的中轴线及其文化渊源 下一页: 历次军事活动线路与中轴线关系之初探
  精彩图片推荐        
    专题推荐
    热点文章推荐
上海通 山东省情网 广东省情网 福建省情网 吉林省情网 天津地方志 安徽地方志 浙江通志 北京公招网 北京志业
机构设置 | 事业简介 | 政务信息 | 法规文件 | 志鉴人物 | 主任信箱 | 志鉴论坛 | 留言版
Copyright www.bjdfz.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5687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444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88号北京市方志馆 邮编:100021 电话:8766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