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方志撷英   燕都风物   志说北京   京韵视听   图像北京   区县概况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 >>燕都风物 >> 最新信息

北京城中轴线性质的三个定位

作者: 张妙弟
发布时间:2012-03-06 17:11:01 信息来源:北京地方志 2011.04 

    当前在北京,城市文化建设得到空前重视。无论是在“十二五”发展规划之中,还是在近期工作的实际安排之中,“深化改革,推动首都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刘淇谈今年下半年工作六点要求之一),都位列全市重点工作目标之中。其中,中轴线的申遗已经排上议事日程,并正以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力度实际推进,已经形成社会的一个热点。政府、学界、媒体和市民纷纷行动起来,共襄盛举。本文谈谈一些笔者的看法,以与国内外同行交流,学习提高,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关心、研究、宣传北京城及其中轴线。
    一、在空间格局上,中轴线是北京城的基准之轴
    打开北京城市地图,人们会发现,北京城有一条南北延伸、贯穿整个旧城的轴线,人们称其为北京城的脊梁。
    对这根脊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这样描述道:“北京在部署上最出色的是它的南北中轴线,由南至北长达七公里余。在它的中心立着一座座纪念性的大建筑物。由外城正南的永定门直穿进城,一线引直,通过整个紫禁城到它北面的钟楼鼓楼,在景山巅上看得最为清楚。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城市有这样大的气魄,能够这样从容地掌握这样的一种空间概念。更没有第二个国家有这样以巍峨尊贵的纯色黄琉璃瓦顶、朱漆描金的木构建筑物、毫不含糊的连属组合起来的宫殿与宫廷。环绕它的北京街型区域的分配也是有条不紊的城市的奇异孤例。”
    有这样一个故事。清代,一位外国公使到了北京,提出要见皇上,但是不想下跪。但当他在礼部官员的引导下,进入大清门、千步廊、天安门、端门、午门时,那城台、宫殿、红墙、黄瓦已经震撼了他的心灵。当他穿过太和门,爬上太和殿时,敬畏、神圣、威严和神秘的强烈感觉已经将他包围,他感到面对这一切,不得不下跪了。他说,这是他对如此辉煌、宏伟的东方建筑文化的臣服,他必须要跪下。这就是北京城中轴线的魅力。
    北京城中轴线,从南面的永定门算起,北至钟鼓楼,全长7.8公里。它由南北分布的近二十座雄伟的建筑(建筑群)所组成。这近二十座建筑(建筑群)依次是(这里采用清代的名称):
    中心:紫禁城
    往南:端门、太庙、社稷坛、天安门、千步廊、大清门、正阳门、五牌楼、天桥、天坛、先农坛、永定门
    往北:北上门、景山、地安门、万宁桥、钟鼓楼
    在形态上,北京城中轴线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从城市空间格局上,形成了整个北京旧城的脊梁,是北京旧城城市规划的起始线和基准线,整个城市依它而展开。
    2.这条中轴线是南北方向的,源于地处北半球和面南而王的传统思想。至于与子午线之间存在一个向东北方向偏离2度的夹角,究其原因,学术界尚未有统一的认识。
    3.依托这条中轴线,其两翼的对称十分突出。这种对称不仅仅在于建筑布局,连这些建筑的名称都是对称的。如外城的左安门与右安门、东便门与西便门、内城的崇文门与宣武门、东直门与西直门、大清门里千步廊的文东武西、宫庭广场上的长安左门与长安右门、皇城中的左祖与右社、紫禁城中的东华门与西华门、文华殿与武英殿、东六宫与西六宫、御花园中的万春亭与千秋亭等。外城的天坛与先农坛也是对称的,只是体量略有大小罢了。实际上,整个北京城(这里指旧城)的城市肌理是以中轴线为基准均衡布局的,表现在城墙、城门、街道、里坊甚至主要坛庙等各个方面。
    4.在这条中轴线的南北方向上,主要建筑(建筑群)由于规制和具体功能的不同,造成了体量、形态上的差异,加上过渡单元的存在,形成高低、远近、轻重、浓淡的起伏,一如梁思成先生的描述,它像诗,像乐,又像画,以至形成无穷的魅力。
    二、在文化内涵上,北京城中轴线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凝聚之轴
    自金贞元元年(1153年),完颜亮正式迁都,改燕京为中都,北京开始作为中国封建王朝统治的中心。到2011年,北京城已经具有858年的建都历史。由于长期的建都史以及作为中国封建时代最后几个朝代的都城,北京城的文化内涵是中国都城文化的集大成者。其中轴线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凝聚之轴。由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要想对该问题作全面概括,难度相当大。笔者在此试列一二。
   “天人合一”。这里的天不是自然之天,而是有意志的天,即天命之天。所谓天人合一,就是人跟天命之天合一。君主是天之子,他代表天的意志统治人间,“上天之子,代天君临万民”。这是古代自秦汉以来占统治地位的哲学思想,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说是其集大成者。这种“天人合一”的思想统领了古代北京城中轴线的规划建设。明永乐初年紫禁城前三殿名为“奉天”、“华盖”、“谨身”,嘉靖年间改名为“皇极”、“中极”、“建极”,清代改称“太和”、“中和”、“保和”,其核心思想就是君权神授,“奉天承运”。
   “象天设都”。古人认为,天界是一个以北极帝星为中心,以“四象、五宫、二十八宿”为主干,结构十分严密的社会体系。帝星所居的紫微垣位居中宫,而东宫苍龙,西宫白虎,南宫朱雀,北宫玄武并二十八宿,形成拱卫之势。对此,古人在都市建设中进行了不遗余力的模仿,如以宫城象征紫微,大城建筑象征二十八宿,乃至全天星斗等。这就是“王者制宫阙殿阁取法焉”。明清北京城,就是其登峰造极的成果。
    阴阳学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分阴阳,两仪立焉”;“阴阳谐和,而生水、火、木、金、土。五气顺布,四时行焉”。阴阳学说对古代北京城中轴线规划建设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如宫城分为外朝和内廷两部分,外朝为阳,三朝五门,多为奇数;内廷为阴,两宫六寝,多为偶数。外朝之殿均采用“九开间,五进深”;重檐歇山顶,九条脊,甚至连檐角小兽亦为“九数”;门扇是四九的倍数,门钉是九九的倍数等。又如外朝三大殿坐落在“土”字形的汉白玉台基之上,是依据土在五行居于中,表示这里是天下的中央,同时土也代表江山社稷,期盼安定永固。再如文渊阁作为紫禁城内的书库,忌火,用黑色琉璃瓦绿剪边屋面,黑色属水,内含以水压火之意等。
    礼制。《礼记》说,“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辩议,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礼教自诞生之日起,就渗透进了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在周代,表现在建筑的等级制度上,有些建筑只有“天子”才能拥有,如明堂、辟雍;有的是从建筑的尺寸和数量上作出规定,如“公之城方九里,伯之城方七里,子男之城方五里”等;还有从建筑形式、色彩和工艺上加以限制,如天子宫殿为“四阿顶”,卿大夫以下宫室为两坡顶等。这种建筑等级制度历朝历代都有细则,明清两朝尤为苛刻。清代门钉上允许用在皇宫、坛庙和皇室成员府第,且规定了严格的行数、枚数的系列标准。对三种不同手法彩绘、七种屋顶形式、四合院六种大门的适用等级都作出了规定。
    《考工记?匠人》“营国制度”。该制度记述的是周王朝建都邑的制度,也有人理解成一种都城规划建设的理想追求。其核心是“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该制度规定了王城的形制、规模和城墙的数量,提出了王城干道网络规划,确立了“左祖右社,面朝后市”的主要格局,而将王城的其他部分,按各自的功能和规划要求,分别部署在主体的周围。这个规格模式,在我国封建社会的进程中,得到不断的革新和发展。我们今日所见的明清北京城(其中包括元大都遗留至今的街道格局),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因地、因时制宜,形成了独特的风格,体现出更加丰富的文化内涵。
    可以认为,除了上述五个方面的文化内涵,北京城中轴线还包含了极为丰富的其它文化内容,涵盖文化、艺术和科学等多个领域。举一个明代的例子,从大明门到万岁山距离2500米,从大明门到皇极殿庭院中心的距离是1545米,二者的比值正好是黄金分割率的0.618,是巧合还是匠心独具?发人深思。
    三、在城市功能上,北京城中轴线是体现首都第一功能的政治之轴
    每个城市都具有属于自己的城市性质和城市功能。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其首位的城市性质则一定是该国家的政治中心,其首位的城市功能则一定是政治功能。
    北京城中轴线是一条政治之轴。这可以从其各组成部分分别承担的政治职能来说明,也可以从其整体的政治功能来证明。
    如前文所述,北京城中轴线的中心起始点是紫禁城,具体说是紫禁城中的前朝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这三座大殿,在功能上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同时被称为“金銮宝殿”。太和殿主要用于举行大朝会,例如新皇帝“登基”、向全国颁布政令和诏书、皇帝生日和新年元旦在此接受朝臣的祝贺,以及冬至节去天坛郊祭之前先在这里举行仪式等。中和殿的主要用途是去太和殿举行大典前做准备的地方。保和殿也是皇帝举行重大活动的场所,并与太和殿先后作为殿试的地方。殿试属于最高级的科举考试,国家大典之一种。总之,该三大殿是举行国家大典的场所,是统治者发号施令、决策统治的地方,是国家政治的象征。前朝三大殿的政治性质不仅仅体现在功能上,也在其建筑形式和文化内涵上得到了最充分的体现。例如,三大殿共用一个统一的台基,前后排列,自成一组。台基为汉白玉须弥座,平面呈“土”字形,表示天下土地皆属皇帝。根据五行学说,土居中央,皇帝的大殿就在中央,皇帝就是天下的中心。
    居住在紫禁城中明清两朝的皇帝,其首要的需要是替天发布命令,统治全国。任继愈先生曾经说过:“无论中外,古代封建社会都是政教合一,神权支配王权。中国封建社会独具特色,皇权神权高度合一,皇权也是神权,神权也是皇权。皇帝诏令一开头必为‘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故宫三大殿有行政作用,更具有神殿作用。”据此,北京紫禁城前三殿的政治功能也就不足为怪了。
    至于中轴线上的各个城门,午门、神武门作为紫禁城的正门和北门,天安门、地安门作为皇城的正门和北门,大清门作为宫庭广场的正门,正阳门作为内城的正门,永定门作为外城的正门,都是根据政治的需要而精心设置的。
    以午门为例。根据故宫专家单士元先生的研究,整个午门城台如一个U字形,左右建两翼式城墙,当中即阙的空间就是午门外广场。古时宫门前树两观以标表宫门。登其上可观人臣将朝至此,则思其所阙。所谓天阙,就是皇宫大门之意。午门城阙是唐宋以来皇宫正门形式的延续,两翼合抱,出自防御的需要,而从设计上看,是为了突出皇宫的尊严。事实上,午门确实显得尤为庄严和高大,显出比其它城门更为高贵和尊严的气势。
    午门,还兼有朝堂的作用,所以也称作午朝门。明清两朝,每年冬至,皇帝要在午门向全国颁发新历书,叫做“授时”。午门前有两座石亭,一边放日晷,一边放嘉量。前者代表时间,后者代表计量,都是人类从事生产和生活不可缺少的。将此两种“标准”设置在午门,显然是代表皇权,向全国作出规定,其政治含义不言而喻。
午门前,还是明清两朝举行“献俘”仪式的场所。俘虏从正阳门经大清门、千步廊、天安门、端门所至午门,沿路建筑凛然,禁军森严,极尽威慑之功能。皇帝在午门城楼设“御座”,亲临审视并亲自发落,以示“天威”。明代还在午门前举行一种特殊的刑罚——廷杖,专为冒犯皇帝的臣子而设。以上种种,从建筑的规划设计,到每项典礼和活动的安排,只是围绕政治这个核心:天下之尊,号令天下。
    北京城中轴线上的众多建筑,具体功能各有不同,如太庙用以祭祀皇家祖先,社稷坛用以祭祀社稷,天坛用以祭天,先农坛用以祭祀先农诸神及举行藉田典礼,钟鼓楼用以报时,景山用作御园等,但其核心价值无一不在显示皇家的尊严与权威,无一不是君权神授的宣示,无一不在执行政治的功能。即使是作为游憩之所的景山,也还具有另一个政治身份——镇压前朝(元朝)的“镇山”。
    还有一个重要角度,可以用来分析说明北京城中轴线是一根政治之轴,即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在这根轴线上。如元顺帝从地安门逃离北京城,元帝国灭亡;崇祯帝吊死在煤山(景山),明朝灭亡;李自成接管北京一个半月后又退出北京城;八国联军对北京城中轴线建筑的破坏;溥仪离开紫禁城等。
    综上所述,在明清封建社会制度下,从三大殿到紫禁城,到整个中轴线,众多建筑(建筑群)各自的文化功能归纳起来,是6句话、24个字:法天宗祖、天下之尊、号令行政、御敌守土、享受荣华、笼络百姓。这恰恰就是封建社会统治理论的纲常所在。每一个单元的功能是各自的,串起来可是统一、完整而至高无上的。其核心是政治,所以北京城中轴线是“政治之轴”。从学理上讲,“系统具有多层次、多功能的结构,每一层次均成为构筑其上层次的单元,同时也能有助于系统的某一功能的实现”。 要说明一点,作为首都,当时的北京城的“政治之点”在中轴线之外还有,比如地坛、日坛、月坛,比如历代帝王庙等,对这些点的内容,可以在讨论北京城的历史文化中进行,而不能放在中轴线中来讨论。我们要明确,在几何形态上中轴线必须是连续的,是完整不间断的。
    四、北京城中轴线在当代的变化和传承发展
    历史是长河,文化在流变。随着时代的推进,北京城中轴线也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有形态上的,也有文化内涵及功能上的。要强调指出的是,从总体上说这种形态上的变化是局部的,内涵以及功能上的变化是传承发展的。而这正是北京城中轴线历久弥新、能长期保持旺盛生命力的原因所在。现择变化中的主要点罗列于下。要说明的是,这里罗列的主要是二十世纪前半叶中国社会制度大变革前后的变化,而同属中国封建社会历史阶段的清朝和明朝之间也有变化,但其变化的程度明显属于轻微,本文不作为重点列入。
    1. 紫禁城。明清时期作为君权神授、统治全国的中心和象征,辛亥革命后失去其显赫的政治功能,转化为保存和展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皇家文化的故宫博物院,以后又纳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供人参观,给人启示。显然,这个变化是顺应历史发展趋势的,是继承发展的。
    2. 二十世纪天安门广场经历了一场大改造。改造前,天安门前为南北长540米的T字形空间,南起中华门(明代大明门、清代大清门),北至天安门,天安门南东、西两侧为长安左门、长安右门,广场内御道两侧,排列有完全对称的东西向廊房各110间,称“千步廊”,又东西折建北向廊房各34间,北为天街,即今长安街。当时千步廊是明清两代中央政权的办公用房,各部衙署按文东武西布局。这个天安门广场的核心是御道以及南端的大明门(大清门),是皇帝、宗室冬至祭天、孟春祈谷、先农坛亲耕之必经之路。显然,在当时,这个天安门广场是北京城中轴线的一个组成单元,它以当时的红墙为界,含南端的大明门(大清门),不含北缘的天安门(天安门计入天安门里单元)。还需要提及的一点是,明清时期的这个天安门广场单元与正阳门单元之间还有一个过渡性单元,以棋盘街地名,可以称其为棋盘街单元,是一个广深各数百步的小广场。
    现在我们看到的天安门广场是上个世纪大改造之后形成的,这个改造始于中华民国成立后,而改造的高潮在五十年代。其中主要的变化是:拆除了原中华门、长安左门、长安右门、千步廊以及外围的红墙;大大扩大了广场;建造人民大会堂、国家博物馆、人民英雄纪念碑、毛主席纪念堂等大型公共建筑;修缮天安门及增建了观礼台等配套设施;打通东、西长安街成为通衢大道等。改造之后,天安门广场成为了国家政治中心的象征、广大人民群众集会的场所和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它的面貌与封建时代的那个T字形广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它所代表的社会制度已经翻天覆地,但它仍然是北京城中轴线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仍然占据着无可替代的“政治之轴”的地位。经过这个改造、传承和发展之后,对现在的天安门广场这个单元还要进一步明确三点:一是天安门城楼由原来属于天安门里单元转而属于现在的天安门广场单元,自辛亥革命开始,至1949年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转折得以完成。二是现在的天安门广场单元东边包括国家博物馆,西边包括人民大会堂,中间包括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毛主席纪念堂。三是明清时期的棋盘街单元已经融入现在的天安门广场单元。
    3.自辛亥革命开始,至1949年之后,为适应新的时代的需求,北京城中轴线上一部分单元的功能有了改变,如,原太庙由皇帝宗庙、祭祀祖先之地转变为劳动人民文化宫,原天坛由皇家的祭天之坛转变为市民的公园,原先农坛里开辟了大型体育场等。这种改变确实带来了一些问题,不利于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好在这些单元,其古建筑的精华作为文物的国保单位,多数得到了较好的保护。笔者认为,劳动人民文化宫,没有必要恢复其原来的功能。天坛,是否有必要恢复其皇家祭天的活动可以讨论,但有一条可以肯定,即使是恢复,也要让现代的民众能够从中得到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得到人必须与“天”和谐相处的启示,亦即必须在现代意识的观照下考虑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而不是形式上的“复古”。
    4.由于思想认识上的局限性,北京城中轴线上的少数建筑也有被拆毁的,这不得不说是历史性的遗憾,如永定门、地安门、北上门以及先农坛里的“一亩三分”地等。好在人们已经开始反思。永定门城楼已于前些年复建,笔者建议继续将其瓮城和箭楼复建起来(包括护城河恢复原格局)。也建议将地安门、北上门以及先农坛里的“一亩三分”地复建起来。现在的经济条件和技术条件已经足以保障复建如旧。
如果说,明清北京城中轴线的中心和象征是三大殿,或者扩大一点说是紫禁城,那么在当代,这个中心和象征已经转移到了包括天安门在内的天安门广场。
    在部分单元的形态、文化和功能发生了局部改变的情况下,北京城中轴线性质的三个定位并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其作为“基准之轴”、“凝聚之轴”、“政治之轴”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保护、传承和发展。现在的北京城中轴线,既给今天的世人提供了中国封建时代的三个“之轴”基本完整的范本,同时给出了顺应时代变化保护、传承和发展的成功案例(当然同时也有失误的教训)。所以它理应是全人类的永久财富。也可以用6句话、24个字来概括当代的北京城中轴线:历史名城,完整中轴,人民时代,政治中心,保护传承,人类享用。
    从以上对北京城中轴线的分析,可以得到以下三点启示:
    1.一个活态的城市,要求其一成不变,是不应该也不可能的。变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保护、传承、发展不可偏废。
    2.历史和文化是造就一个城市特点和气质的主要因素,也是城市发展的原动力之一。尊重历史、传承文化、保护遗产,是每一个城市的重要职责。
    3.由于时代的不同,历史上形成的部分文化就其表层的内容而言,对于当代社会可能是不适用的。这种情况下,重要的是发掘其合理的内核,在现代观念的观照下,加以传承发展,而不是简单的“复古”。

 

上一页: 从北京地名“寻踪”辛亥革命遗迹 下一页: 北京故宫御园

  精彩图片推荐        
    热点文章推荐
机构设置 | 事业简介 | 政务信息 | 法规文件 | 志鉴人物 | 主任信箱 | 志鉴论坛 | 留言版
Copyright www.bjdfz.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5687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444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88号北京市方志馆 邮编:100021 电话:87665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