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方志撷英   燕都风物   志说北京   京韵视听   图像北京   区县概况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 >>燕都风物 >> 最新信息

紫竹院遗珍

作者: 王铭珍

发布时间:2013-06-14 16:52:00 信息来源:《北京地方志》2012.04 

    我家住在紫竹院公园长河彼岸,每天到紫竹院公园健身散步,是我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常见一些外地旅游者组团,到此观光,导游员必将带着成批的游客到大门入口处宣读《紫竹院公园简介》:“紫竹院公园始建于1953年,……”游客在人群中,窃窃私语:“还不到60年建园史呀!”导游员接着读下去,但游客显然是不耐烦了。旅游是一种文化行为,他们很希望从旅游中,得知一些历史文化信息,遗存的珍闻。
    紫竹院是一座幽篁百品,翠杆累万,以竹取胜的公园。然而从历史文化渊源来看,河水的景观,应当是最为深厚的。金大德五年(1153年)海陵王正式迁都至燕京,并改名为中都,从此,北京就成为一代王朝的正式首都,并一直延续到元、明、清三代。金中都的故址,就在今广安门一带。今存之地名会城门乃是金中都北城垣靠西北部的一座城门,距今紫竹院约4公里,金中都在建设城市和宫殿的同时,还在今中南海和北海公园建设了一座离宫,在香山、玉泉山分别建设了皇家的行宫。万宁宫是利用高梁河形成的一片天然湖泊,而高梁河正是以今之紫竹院为历史源头的。当时,香山、玉泉山上的泉水,也是要流向今紫竹院内。据《金史》卷二十七《河渠志·漕渠》载:“导引中都城北之高梁河、白莲潭诸水,以通山东、河北,……其通漕之水,由通州入闸,十余日而后至余京师”。这是金统治者在寻觅水源过程中的一个尝试,最后,终因流量有限,闸河也难免浅滞,于是便又有导引利用永定河水的动议。尽管如此,金朝的皇帝还是寄希望于高梁河的未来之利用。《金史》云:“泰定三年(1326年),命勿毁高梁河闸,从民灌溉。”金代帝王颁旨保护的这片水域包含今紫竹院之水域,即金“高梁河闸”之范围。《行水金鉴》云:“宛平县六闸,玉泉闸,青龙闸,广源闸,白石闸,高梁闸,澄清闸”。
    紫竹院是京杭大运河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开凿最早、路线最长的人工运河,北起北京,南至杭州。纵贯京、津两市和冀、鲁、苏、浙四省,串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1782公里。始凿于公元前5世纪(春秋末期),元朝大规模的扩展,基本上形成今日的规模。
    开凿大运河同修筑万里长城恰好产生于同一时代。开凿大运河的伟大更胜过长城。
    京杭大运河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于2006年5月25日经国务院批准,编号为6-0816-3-513号。目前正在向联合国申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京杭大运河从历史或技术的观点看,它是一件遗迹作品,体现了线性文化景观的特征,或是综合文化景观的一个完整部分。运河遗迹,不仅指运河航线及其沿岸的文化景观,还包括历史著名的水闸、桥梁、码头等。所有这些都应妥为保护。
    京杭大运河作为一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元代京杭大运河。即由北京白浮泉至杭州。北京河段,就是从白浮泉到通州。积水潭是漕运的终点码头,今紫竹院高梁河之水元代是通惠河的一部分。是终点码头的上游。
通惠河的地理形势是西高东低,从瓮山泊(今昆明湖)至通州高丽庄,落差20多米。据《析津志辑佚》称:为了控制水流,节约用水,在这段河道上设置坝闸11处,由西往东依次为:广源闸、会川闸、朝宗闸、澄清闸、文明闸、惠和闸、庆丰闸、平津闸、溥济闸、通流闸、广利闸。
    广源闸建于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二十九年(1292年)又建设了白石闸。时称广源下闸。如今这两座水闸的遗物尚存,是紫竹院水域的重要景观。水资源是人类生存的根本。水是一个城市的载体。水是城市的心脏和血脉。紫竹院公园约有16公顷水面,京杭大运河在园内流经里程约2公里。这是一项珍贵的遗产。《析津志辑佚》载《高梁河诗》云:
    天上名山护北邦,水经曾见驻高梁。
    一觞清浅出昌邑,几折萦回朝帝乡。
    和义门边通辇路,广寒宫外接天潢。
    小舟最爱南薰里,杨柳芙蕖纳晚凉。
    京杭大运河积水潭码头,年纳江南运往来的漕米,多达300万石,是大都的一处繁荣景观。在积水潭的上游,在广源闸处,还有一座码头,京是今紫竹院福荫紫竹禅林地方,是为元代皇家的船坞,称广源闸别港,风光也是相当优美的。《析津志》云:“广源闸别港,有英宗、文宗二帝龙舟”。有两位皇帝的御用龙舟,常年存在广源别港的皇家船坞里,皇帝时不时地就幸游别港,观赏别港风光。
元广源闸别港的范围
    元之广源闸,是由上闸和下闸两部分组成的。上闸即今之广源闸,下闸即今之白石闸(桥)。元代是没有白石桥之名的。今之白石桥定名于明代。上闸与下闸的水域,即广源闸别港,今之紫竹院全部水域,并非仅是紫御湾,而且还包括大湖、北小湖、南小湖等。如今在紫竹院紫御湾沿岸尚存有部分元代广源闸别港岸边砌筑的残石。此为700年前之遗物。
    元代的皇帝十分重视高梁河水的环境保护,曾下令禁污染河水,甚至连在河水中洗手也是违法的。因为这里是元代积水潭码头的上游,也是万宁宫离宫的上游。高梁河水的清洁度直接影响大都城用水安全,以及皇宫、离宫的用水安全。
    今人都晓得天安门前有金水河。其实,在700年前,今紫竹院所处的这条由玉泉山、经瓮山泊过高梁桥至积水潭的这条河就叫金水河,如今是天安门前金水河的上游和延长线。
   《长安客话》:“出真觉寺(五塔寺)循河五里,玉虹偃卧,界以朱栏,为广源闸,俗称豆腐闸、引西湖水东注,深不盈尺。宸游则陼水满河,可行龙舟。绿溪杂植槐柳,合抱交柯,云覆溪上,为龙舟驻处”。该书作者是明代万历时的京官,他所说得广源闸,指上闸和下闸,他所说得“龙舟驻处”是指万历皇帝龙舟的船坞。
   《帝京景物略》云:“水从玉泉来,三十里桥下,夹岸高柳,丝垂到水,绿树绀宇,酒旗亭台,广亩水池,荫爽交匝。步清月日,都人踏青,舆者、骑者、步者,游人以万计,浴佛日、重午,游亦如之。”
   《石门遗稿》云:
    高梁河水碧弯环,半入春城半入山。
    风柳易斜摇酒幔,岸花不断接禅关。
    看场压处掉都卢,走马跳丸何事无?
    那得丹青寻好手,清明别写上河图。
    诗人写得是清明节高梁河沿岸的情景,也含盖今紫竹院的情景,其景观不亚于江南,犹如清明上河图矣。
    今中关村南大街,原名白石桥路,因其地有元建白石闸而得名,《水部备考》称:“白石闸西至青龙闸二十里,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建”。白石闸之桥址今尚存,昔有小白石桥在白石桥之西,即在今紫竹院内。
    光绪《顺天府志》云:“镇国寺在白石桥。”《元史·泰定帝纪》:“致和元年(1329年)三月,命僧千人修佛事于镇国寺”。元代之镇国寺早已荒废。其遗址应在今紫竹院公园范围之内。1987年,修建北京图书馆时,曾出土过一块明代太监彭喜墓志铭,铭曰:死者“葬于香山乡广源闸镇国寺东之原”。几年前修万寿寺路,在开挖路基时,在今紫竹院北门外曾出土一些镇国寺建筑旧物,今存之两株古白果树,当是镇国寺之遗物。那年有次巧遇北大教授岳升阳在此考察,他说这一带当是元镇国寺遗址。
   《燕都游览志》云:“驸石都尉万公白石庄在白石桥稍北。台榭数重,古木多合抱,竹色葱蒨,盛夏不知有暑。附郭园亭当为第一。”《帝京景物略》称:“万附马白石庄有爽阁、郁罔轩、翳月池。”《半舫集》载有《白石庄万尉园诗》:
    仙圃宜秋色,相将恋夕曛。
    松青新灈雨,槐古旧侵云。
    竹牑池光合,山楼石翠分。
    凤箫遗郶在,拟问月中闻。
    据考证:万都尉园故址,即今紫竹院筠石苑及其以北的地域,古称白石庄。
紫竹院与万寿寺的关系
    紫竹院与万寿寺,一在南,一在北,皆以广源闸为依托。万寿寺万历五年(1577年)勅建。圣旨曰:“皇帝勅谕官员军民诸色人等:朕惟慈悲之教,盖以阴翊皇度,化导群迷,乃于万历五年命建僧寺一所,于西直门外广源闸地方,以崇奉三宝,赐额曰护国万寿寺,凡殿阁、廊庑、方丈、庖夷规制咸备,復念寺众,无以养瞻,于寺基后置果园及白地,共计五顷五十亩。又买到顺天府宛平县香山的乡张花村民庄房果园四顷二十亩,其房地所出租课,俱供本寺香火之费,粮草差役,悉照先年大慈寺事例,一体优免。仍令内官监太监张进等侍奉香火,率督僧众焚修。尚虑愚顽之徒,罔知禁忌,或致毁亵侵凌,兹特赐寺禁谕:凡内外官员军民诸色人等,俱宜仰体至意,敢有不尊勅旨,辄肆侵犯者,必重罪不宥。故谕。万历七年(1579年)四月初四日。”
    万寿寺,是京西最大的皇家寺庙之一,其所占面积之大,是十分惊人的。圣旨上说是,“九顷七十亩”,计970亩,在其香火地(白地)中,当有部分包括今紫竹院之占地。建设万寿寺的用材:砖瓦、木料、石材多半都堆放在此,筹建工作人员多半也暂住在此。负责督建万寿寺的太监冯保也居住在此。冯保在皇太后身边是非常受宠的人物。他在督建万寿寺的同时,也在寺前的今紫竹院南门以东的地方,建了一座寺庙,叫双林寺。寺内树有一通由时任工部右侍郞王槐撰写的《双林寺碑记》,铭曰:“寺前为山门,金刚、钟鼓二楼、天王殿宇、中为佛殿、左右伽蓝、护法;后为方丈、左右斋堂、禅室;两侧厨、一库、僧房;其后叠土石为山,高可丈余。上为明阳洞,左台右榭,群卉丛萃,凡寺所需者无不备矣。”后来,在寺内又修建了十多座僧塔。寺左又增建了一座供奉玛哈噶拉佛的殿宇,以处西域梵僧。据文献记载,负责督建万寿寺那位太监冯保,晚年即在此寺养老修行,死后就葬在寺内。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对双林寺进行抢劫,并放火烧毁,仅存假山和几座僧塔。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仅存一座僧塔。“文革”中被拆除,塔基尚埋于地下。
乾隆紫竹院行宫今何在
    据张宝章先生著《京西名园寻踪》载:“在乾隆十天年(1751年)前重修和新建了长河沿岸的乐善园、倚虹堂行宫、紫竹院行宫以及万寿寺和五塔寺行宫。”万寿寺行宫同紫竹院行宫近在咫尺,各有所长。万寿寺行宫规模较大,且便于祭祀神灵,但较喧哗,且无水景。紫竹院行宫却小巧灵珑,水源丰富,可任意乘龙舟到他想要去的地方,诸如去清漪园,去苏州街、去暢春园,去香山等。他写过一首诗:
    长河雨后波增长,趁爽平明好进船。
    柳岸忽闻嫩簧响,始知复育化成蝉。
    乾隆十六年(1751年)、二十六年(1761年),乾隆帝为其母崇庆太后六旬、七旬大寿,为迎合其母喜爱杭州风景的愿望,修了一条由畅春园至广源闸的苏州街,并仿照苏州“芦苇深处,水乡风光,在广源闸之水潭上建起了一处芦花渡和杏花村。并将元明别港改建为紫竹禅院。即紫竹院行宫。据说观世音居住的地方是普陀山紫竹院。紫竹禅院就有如此神灵的寓意。如今紫竹院公园正在修建的福荫紫竹院,就是当年乾隆行宫的故址。昔日,乾隆帝和他的母亲崇庆皇太后,常在此游龙舟、赏水景,在行宫畅饮休息。
到了光绪年间,乾隆行宫,便成了慈禧太后的行宫。她也曾在此登上码头,乘船去颐和园颐养天年。
郑王园寝
    光绪年间,著名画家常印,画了一副《五园三山图》,在巨图左下方,标注有“紫竹院、白石桥和郑王园寝”。这郑王是谁?就是开国元勋济尔哈朗,清初八大铁帽子王之一,他和他的长子富尔敦、次子济度、三子勒度以及他们的福晋、侧福晋等死后都葬在这里。最后继承郑王位的是端华,其弟肃顺在光绪朝曾任军机大臣。因此,画面上的“园寝”尚十分壮观、享殿、古松、园林尚十分完好。不过,在之后,慈禧翻脸下令端华自尽,肃顺向斩。他们的家祖坟也就破落了。其“园寝”故址所在地,就是今国家图书馆和紫竹院筠石苑一带。
    如今北京市有六座具有皇家背景的公园:香山公园、颐和园、圆明园遗址公园,北京植物园、玉渊潭公园和紫竹院公园。在对外宣传方面,紫竹院似乎还不太全面,不应仅仅向游人说“始建于1953年”,“以竹取胜”,还应当全面的宣传园林的历史文化,古树、古建、古河、古码头、古寺,缺一不可,对于园内的古迹应该在有条件下予以恢复。例如,古塔就应当恢复,躺在草地上的古碑应当树立起来。现在公园内商业气氛较浓,占地开发高层建筑商店酒楼,使一潭神圣的湖水失去了天际线,形成一个巨大的锅底效果。但愿紫竹院这个昔日的皇家园林,别逐渐成为一个被富人区包围的世界。相信,在今后的日子里紫竹院公园会越来越好的。
上一页: 颐和园益寿堂与北平和平解放那段日子 下一页: 团河行宫

  精彩图片推荐        
    热点文章推荐
机构设置 | 事业简介 | 政务信息 | 法规文件 | 志鉴人物 | 主任信箱 | 志鉴论坛 | 留言版
Copyright www.bjdfz.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5687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444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88号北京市方志馆 邮编:100021 电话:87665765